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人文 > 河州史話 >

開國少將魯瑞林

2019-09-17來源:未知 記者:馬廉樸 點擊數:

 幾度風雨幾度春秋,風霜雪雨搏激流。從新中國成立到今天,轉眼之間已整整七十春秋。七十年崢嶸歲月彈指一揮間;七十年中華大地舊貌換新顏。撫今追昔,每一個中國人都會心潮澎湃、感慨萬千。翻開共和國七十年歷史畫卷,臨夏兒女為了新中國前赴后繼,翻閱歷史,你會看到在隴原大地上有9位共和國開國將軍,他們分別是魯瑞林、侯世奎、黃德魁、康健民、劉懋功、張明遠、李化民、徐國珍和靳虎,其中前面3位均為臨夏籍人,占甘肅開國將軍的三分之一。

     

       為了緬懷他們的豐功偉績,《史趣河州》從這次起對魯瑞林、侯世奎、黃德魁以及曾指揮上甘嶺炮戰的副師長唐萬成大校予以刊登。


                           開國少將魯瑞林


1568705392121446.jpg


 幾年前,一部反映抗戰的電視劇《亮劍》風靡一時,電視劇中有一出李云龍端了日軍觀光團的戲,這是抗戰中的一個真實故事由劇作家通過藝術化的手法呈現給各位觀眾的。真實的歷史是這樣的:1942年4月,時任3分區司令員的魯瑞林同志從情報中得知,日軍一支機械化部隊將于4月5日上午由榆社開往武鄉,16日接應日軍從長冶、沁縣請來的“觀光團”返回榆社。魯瑞林和副司令員兼參謀長劉昌義決定抓住戰機,在白莊打一場伏擊戰。在作戰中,以分區偵查分隊攔頭,決7團截尾,決9團打腰,并布置公路兩端由武東、武西民兵堵潰打援,還通知了武鄉飛行射擊、爆破組的同志把地雷埋設在公路兩側的樹坑。15日傍晚,伏擊部隊秘密開進設伏地區,兩個小時候后,突然聽到汽車馬達聲,敵人果然來了。只聽地雷聲一響,全線一起開火。兩個小時激戰,全殲日軍高木聯隊第112中隊少佐以下226人和20多個日軍“觀光團”成員。這次戰斗,3分區參戰部隊和民兵受到劉伯承司令員和鄧小平政委的通令嘉獎。指揮這場戰斗的司令員是出生臨夏的魯瑞林將軍。


魯瑞林(1911—1999),臨夏縣民主鄉魯家溝村人。少時家貧,放羊砍柴,讀書不多。民國16年(1927)國民軍孫連仲部駐臨夏,魯瑞林投軍。民國20年11月隨部參加寧都起義,加入工農紅軍,1932年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起義不久,所在部隊連長和部分班、排長密謀殺害指導員,煽動士兵嘩變,他得知情況后立即向指導員報告,使嘩變未遂。魯瑞林在第四、五次反“圍剿”中作戰勇敢,蘇維埃《紅星報》給予登報表揚。因戰功顯著,升任紅五軍團某部營長、科長、軍供給部政治委員等職。


解放戰爭時期,魯瑞林任晉冀魯豫軍區第十三縱隊副司令員、第十八兵團六十一軍副軍長、六十二軍政治委員。參加了山西上黨、臨汾、晉中、太原等戰役。進軍西北戰場后,參加咸陽、扶眉阻擊戰和西安保衛戰。


1949年底,魯瑞林奉命率部進軍大西南,行程萬里,指揮部隊殲滅國民黨軍隊6.8萬余人,剿滅土匪8萬余人,鞏固了涼山地區的新生政權。新中國成立后,他歷任軍政治委員、西康軍區副政治委員兼西康省人民政府副主席、西南軍區公安部隊司令員兼涼山工作委員會指揮部黨委書記、西南軍區司令部副參謀長、昆明軍區副司令員兼參謀長、云南省軍區軍事管制委員會副主任、中共云南省委書記、中共貴州省委書記、廣州軍區副司令員、顧問等職,中國共產黨第九、十屆中央委員,第四屆全國人大代表。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榮獲二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1988年被授予中國人民解放軍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1999年7月14日9點12分在廣州病逝,享年88歲。


微信圖片_20190917152924.jpg

魯瑞林將軍所著《從馬夫到將軍》


長征路上九死一生


寧都起義后,魯瑞林為人誠實,被推選為士兵委員會主任,隨后被選派到紅軍學校學習、并加入中國共產黨。1933年第四次反“圍剿”戰役中,在連長受重傷、排長也受傷的情況下,身為政治指導員的他不得不臨時擔任指揮,這是他第一次指揮打仗。在他的指揮下,部隊反敗為勝,以不到100人的兵力俘虜了敵人100多人,因戰績突出受到中國工農紅軍軍事委員會最早的機關報《紅星報》宣傳表揚。《紅星報》由中國工農紅軍總政治部出版,1931年12月創刊于江西瑞金中央革命根據地,當時由鄧小平同志主編。在紅軍長征中,《紅星》報是黨中央、中革軍委的唯一報紙,其地位相當于長征中黨中央、中革軍委的機關報。能夠得到《紅星報》宣傳表揚實屬不易。不久,他被提拔為營長,并參加了中央蘇區第四、第五次反“圍剿”作戰。  


1934年10月隨38團撤離江西興國,8.6萬余紅軍主力從江西開始浩浩蕩蕩的長征,紅五軍團擔負起殿后的重任。34師是后衛的后衛,在敵軍密不透風的防線內掩護部隊前進。連續突破3道封鎖線后,中央紅軍遭遇了蔣介石和湘桂粵軍閥在湘江以東地區布下的號稱“鐵三角”的第四道封鎖線,陷入危難時刻。這支全軍著名的“鐵流后衛”浴血奮戰,阻擊了數十倍于自己的敵軍,掩護主力紅軍沖破第四道封鎖線,渡過湘江。紅34師彈盡糧絕,孤立無援,幾乎全部壯烈犧牲。湘江戰役,是中央紅軍撤出中央蘇區以來打得最激烈、損失最慘重的一仗。渡過湘江后,中央紅軍由出發時的8.6萬人銳減至3萬余人。在湘江戰役時,紅34師共5000余人,到后來幸存下來的不足500人。魯瑞林同志所在的34師是殿后的師,他又是34師中殿后的1營營長,在突破湘江、搶渡烏江、四渡赤水、巧奪金沙江、強渡大渡河、飛奪瀘定橋等長征系列戰斗中,他的1營只剩下幾十人,之后并入紅一方面軍,組建了一支幾百人的“教導團”。長征是魯瑞林同志戎馬生涯里最艱苦的一段,他幾度受傷,九死一生。在掩護中央軍委和機關撤離婁山關時,他率全營官兵擔負阻擊,雖然身上3處中彈,仍出色地完成任務。他經歷千難萬險,到達陜北。


抗日戰爭屢建奇功


第二次國共合作部隊改編后,魯瑞林同志任八路軍一二九師三八六旅七七二團政治處組織股股長、科長,太行軍區五分區副司令員、政委,三分區司令員、二分區司令員,太行軍區副司令員、司令員。抗日戰爭開始不久,時任太行五分區副司令員的魯瑞林受劉伯承、鄧小平委托,赴河南省武安縣國民黨冀察游擊第二師范子俠部,爭取該部起義,改編為八路軍。在任太行三、二軍分區司令員期間,參加舊關、七亙村、神頭嶺、響堂鋪、安陽、白晉、磁縣、武安、涉縣、林縣、百團大戰等戰役。安陽戰役中他和政委王一倫率部在曲溝、水冶間設伏阻擊日偽增援部隊,一天內打退日軍5次反撲,保障了戰役勝利完成。史書記載:“在歷次戰斗中,他以大無畏的英雄氣概率部沖鋒陷陣,并不斷總結作戰經驗,運用靈活的戰略戰術,總能以少勝多,表現出高超的軍事指揮和組織領導才能,為推翻蔣家王朝,解放全中國作出了重要貢獻。”


1993年,一位臨夏籍記者在廣州走訪原廣州軍區副司令員魯瑞林將軍時,他給記者講述過一段鮮為人知的故事。1942年,魯瑞林擔任太行三分區司令員兼決死三縱隊副司令員。管轄的是祁縣、榆社、遼縣、武鄉等7個縣,轄區內駐扎了中共中央北方局、晉冀魯豫邊區政府、八路軍總部、北方局黨校、抗大6分校、新華日報社、黃崖洞兵工廠等重要單位。   5月中旬,各部正在準備反掃蕩時,出乎意料的日軍掃蕩提前了。5月25日,他和3專署專員鄧兆祥帶著分區機關幾名干部、偵察員和反戰同盟成員下鄉布置“反掃蕩”工作時,與一隊日軍遭遇。一位姓陳的警衛干事在偵察時被日軍抓獲,因為穿的是便裝,沒有暴露身份,被日軍拉著奔襲5旅原來駐扎地王家峪。趁著日軍休息,小陳掙開捆綁的繩子,順手還拿了日軍剛剛看過的一張地圖。


魯瑞林同志發現這張圖是日軍作戰行動計劃要圖,圖上標注著行軍路線、兵力使用以及到達時間和地點等。在通訊中斷的情況下,他和同事們多方聯絡,終于獲悉代號為12號的彭德懷就在20里外的南山頭通訊聯絡點。他和司令員一起直奔南山頭。通過這張地圖,發現日軍出動了3萬人、分4路對太行根據地進行掃蕩,還組織了幾十支刺殺隊,帶著炮、機槍等,尋找我部重要單位。彭總看完地圖馬上通知各部隊和軍分區馬上轉移,保護了很多重要單位和領導。日軍的這張作戰地圖繪制得非常精確,還對太行軍區之后的作戰提供了很大的幫助。根據這張地圖提供的情況,我軍迅速掌握了敵人此次大規模掃蕩的意圖和力布著,使我軍很快變被動為主動,粉碎了敵人通過大掃蕩一舉消滅八路軍總部的陰謀。


1944年中到1945年6月八路軍太行軍區在局部反攻日偽的戰斗中,取得了一系列勝利。在此基礎上,太行軍區決定擴大戰果,發動安陽戰役,痛擊日偽。太行軍區發動安陽戰役的主要目標就是,就是殲滅安陽外圍偽軍第一路剿共軍司令李英部,解放平漢路以西、觀臺以南、鶴壁以北地區。長期以來,李英甘心為虎作倀,在日軍的卵翼下,他在安陽城內外大肆修筑據點、碉堡群,嚴密封鎖抗日根據地,阻撓山區和平原地區的聯系。其手下有3個旅和3個游擊總隊,總兵力有4800多人,裝備優良。


為了取得戰役的勝利,太行軍區調動了9個主力團參戰,包括3、4、5、7、8共5個軍分區8個主力團,再加上“集總”警衛團。林縣、安陽的地方武裝和民兵配合作戰,大約3萬人,所有參戰部隊分為3個支隊。第三支隊由魯瑞林和政委王一倫指揮。主要是打援。6月30日清晨5點,他們發現來自安陽援敵日軍第74大隊士官教導隊100余人和偽軍60余人進入北流寺村,于是我796團和14團隨即對援敵展開進攻,并將援敵三面包圍。第一支隊在攻占曲溝集后,主力回師配合第3支隊,將援敵四面包圍,打退日偽5次反撲,將敵軍壓制在村內。隨后,我軍兩個主力團攻入村內,同敵人展開巷戰,敵軍退守北流寺村東北角地主院內孤守待援。安陽日軍分乘兩輛汽車來援,在徐家墳被2團伏擊,北流寺戰役中,全殲了日軍第74大隊士官訓練隊,使之無一漏網。戰役第一階段勝利結束,原定三天完成的戰斗任務,結果一晝夜就勝利完成了。在安陽戰役第二階段第三支隊攻打眾樂。經過兩天戰斗,將安陽以西、觀臺以南、鶴壁以北地區的日偽據點全部拔除,并將李英部第2旅、第3旅殘部以及偽林縣游擊支隊悉數消滅。在戰役的第三階段主要是擴大戰果,消滅觀豐鐵路及湯陰地區之敵。7月4日,我軍第二支隊、第三支隊在近萬名民兵自衛隊協助下,連續三晝夜破擊觀豐鐵路,將觀臺之魚羊鎮之間的鐵路拆毀殆盡,抬走700余根鐵軌。安陽戰役從6月29日開始攻擊,至7月7日戰斗結束,歷時7天,殲滅了偽軍第一路剿共軍之第2旅、第3旅大部,偽林縣游擊隊第3總隊,偽獨立第2團,偽暫編9師26團及日軍士官訓練隊,攻克日偽據點30余處,解放國土1500余平方公里,人口35萬,縮小了敵占區,擴大了解放區。特別是在這次戰役是抗日戰爭勝利前夕太行軍區大反攻的一次演習。


解放戰爭英勇善戰


日寇投降以后,太行軍區的二、三、四分區合并為太行第二軍分區,由魯瑞林任司令員。一九四七年二月,瑞林調任太行軍區副司令員兼參謀長,后任軍區司令員。一九四八年任華北第一兵團十三總隊副司令員、十八兵團前委委員,參加了解放山西之上黨、臨汾、晉中、太原等諸多戰役。


1949年,任十八兵團六十二軍政委。太原解放以后,十八兵團十九兵團奉命編入第一野戰軍序列,受彭德懷司令員指揮,配合第一野戰軍主力進軍西北,消滅國民黨胡宗南、馬步芳、馬鴻逵的武裝勢力。在陜西參加了咸陽、扶眉等戰役。7月11日扶眉戰役中,殲敵4個軍,7月28日在隴山要隘一一固關峽殲滅敵騎兵第四旅。進軍甘肅后,按照部署第一野戰軍與六十二軍為左路,取道隴西、臨洮、臨夏,直搗馬步芳西寧老巢,切斷蘭州守敵退路。六十二軍按照彭總的指示,越過隴山,沿甘谷、武山、臨洮向臨夏前進。


1949年8月21日,第一兵團直趨臨夏城,因韓起功的新編軍渡過洮河后,士兵即潰散回家,所以未受阻攔,王震司令員率部于是日抵達臨夏,受到人民熱烈歡迎,和平放了該城。8月23日,六十二軍一八五師由康樂向臨夏進軍中,在松鳴巖地區與從天水逃來之敵九一軍六九一團、工兵二十七團、憲兵營遭遇,俘虜700余人,我軍無一人傷亡。


23日,王震司令員派汽車到和政接魯瑞林至臨夏,根據西北局一野前委決定,任命魯瑞林為臨夏軍事管制委會主任及臨夏督察專員公署專員。25日,在臨夏東校召開的5000多人慶祝臨夏解放大會上,宣布了這一任命。十二軍各師抵達臨夏地區之后,除留一八六師駐守外,軍之主力于永靖縣乘筏及牛皮胎迅速北渡黃河向西寧挺進。9月5日進至青海省民和、樂都時,西寧已經解放,六十二軍遂停止前進。


瑞林接受任命后,即從六十二軍抽調大批干部組成工作隊,分赴寧定(今廣河)、和政、永靖、康樂、夏河等縣廣泛宣傳黨的各項政策,嚴格遵守當地民族習慣,贏得了群眾的信賴和擁護。同時,認真做好民族上層人士的統戰工作,努力爭取地方各民族中有影響的人物的支持如張質生、張樂山、馬全欽、盧曜天、馬斌等,積極協助政府,在收繳武器、維持治安、籌備糧款支前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并深入做好在夏河的國民黨中央候補員黃正清的工作,使夏河縣于9月2日和平解放。


挺進西南剿滅殘匪


1949年11月4日,魯瑞林離開臨夏,帶領一八六師到隴南地區休整,準備向西南進軍。1個月后,六十三軍從岷縣出發。12月9日,為爭取國民黨一一九軍起義,六十二軍進入武都,隨即揮師入川。當時國民黨軍逃至四川、西康的殘余部隊尚未全部肅清,各地方社會惡勢力與土匪也很猖獗,六十二軍遂投入了剿匪反霸的艱苦斗爭。


關于剿匪反霸斗爭,魯瑞林同志在他的《解放西康,建設西康》一文中是這樣寫的:“在共產黨統一戰線政策感召和地下黨組織的幫助下,1949年12月9日,長期統治西康的劉文輝、鄧錫侯、潘文華,發出通電,宣布西康起義。         西康和平解放一個月之后,1950年元月15日,六十二軍黨委在四川廣漢召開擴大會議,軍長劉忠同志在會上傳達中共中央‘關于繼續進軍西康、穩定西康、建設西康的命令’。討論了劉伯承同志的重要講話,明確進軍西康的重大意義,充分估計入康的有利和不利條件,統一思想認識。制定解放西康的戰略方案。”


“當時西康土匪猖獗,從新津到雅安百余公里之內,到處是土匪騷擾,炸橋梁,毀公路,破壞我軍入康的給養供應線,阻滯我們入康,為胡宗南爭取時間拼湊反動勢力,妄圖依靠西康抵抗解放大軍徹底解放大西南。在軍管會成立之后,正值春節,我軍被圍困在雅安城內。距城三四十華里的金雞關、麂子崗、飛仙關通往雅安的必經之路,都被土匪控制。原青年黨西康黨部的反動分子糾合剛叛變的國民黨二十四軍的手槍連、通信連組成“中國全民反共救國軍”,勾結雅安的惡霸、保長,利用民團,裹脅群眾,圍攻雅安,炮彈落在落入廖志高同志的辦公室內。土匪圍天全,攻雅安,燒名山,壓滎經,占蘆山,斷絕交通,城市孤立,到處殺人、放火、強奸、搶掠。我軍在邛崍、名山一線遭到土匪的攻擊,短短十幾天就打了十五次仗。敵人嚴重威脅我入康的補給線,西康區黨委不得不電請西南局,請求空投銀圓、物資,以維持供應。這時,我和軍部都在成都,我焦急萬分,深知劉軍長率領的先頭部隊面臨嚴峻形勢。”


“從成都到雅安,不過一百多公里路,由于土匪猖獗,沿途受到阻擊,車隊只能走走停停,幾個小時也沒走出幾十里地。我看到這種情況,心中非常著急,我沖著警衛營長道:‘同志!你知道吧?在雅安的劉軍長和廖政委等我們等得心焦啊!我們早到一步,就是對他們最好的支援。你告訴部隊,監視好敵人,只要他們不沖下山截我們的車,你們不要理他,兼程趕路。’這道命令下達后,車隊立即加快了速度,就這樣百十多里路,整整走了一天。”


“當先頭部隊快到雅安城時,受到了上千群眾的歡迎。軍政治部主任高德西同志也告訴營長說:‘讓同志們唱起我們雄壯的軍歌來。’霎時,‘向前!向前!向前!我們的隊伍向太陽……’的歌聲四起,震動山谷。”


微信圖片_20190917152933.jpg

魯瑞林將軍所著《西南三十年》


1950年6月之后,殘留在西昌地區的匪特勾結封建官僚、慣匪、偽鄉(保)長、反動軍官、散兵游勇、地痞流氓,重新組織反革命武裝,妄想東山再起。他們在越西的鹽邊、巖源,煽動反革命叛亂。我駐軍小分隊和武裝工作隊與敵展開激烈戰斗。7月1日,我一八四師五五一團五個連和五五三團一個連,南北夾擊,配合駐守部隊展開清剿,先后擊斃匪首華德清、張金漢,俘匪首古城條以下600余人。


西昌地區大匪首張玉林、諸葛紹武等在西昌大橋山策劃大規模暴亂,先后于8月下旬包圍我鹽邊的畢山,鹽源的白鹽井,會理的姜州、太平場等地。9月19日,又包圍我德昌城和昭覺的天地壩,西昌的黃水塘、川興堡,進逼西昌城。我軍區黨委及時研究敵情后,命令西昌分區集中兵力,先徹底地殲滅幾股主要的匪特,并令雅安和康定分區各抽一個營分別接替城西、冕寧兩縣的防務,調五五一團加強南部地區的剿匪兵力。8月20日,我軍集中五五〇團與五五二團兩個營,對兩股匪特進行合圍。接著,我五五〇團主力進剿馬宗嶺股匪,五五二團及五五一團主力分別向德昌、西昌之匪展開猛烈圍攻,戰斗五個晝夜,將匪徒大部殲滅。


一八六師從1950年8月下旬至1951年2月,歷時六個月,勝利結束了在黔東南、雷山、香江、劍河、黎平、從江、榕江六個縣的剿匪任務,經歷大小戰斗110余次,殲滅匪首黔東南綏靖司令謝世欽,黔省大特務頭子、電臺臺長柏家華、楊體仁等,殲滅匪徒31168人。就在一八六師赴貴州剿匪的同時,盤踞在西康涼山南部金沙江北岸的土匪“反共救國第一路軍”司令龍玄武糾集兩千多人發動暴亂。我一八四師五五一團、五五二團各一個營,配合兄弟部隊向匪盤踞的耿堡地區進擊。10月11日,我軍與金沙江南岸的兄弟部隊合攻下,經過一晝夜激戰,殲匪一千二百余人,俘獲匪首蘇慕武、唐生洲。從1950年3月到1951年3月,經一年的剿匪斗爭,股匪基本殲滅。

對西南地區的剿匪,他總結時說:這既是解放戰爭的繼續,又不同于那種大規模陣地戰,而是一次特殊的戰爭。


和平年代保持本色


1951年初,魯瑞林奉命前往南京軍事學院第一期速成班學習,以增加新的軍事知識,提高指揮才能,歷時年余于1952年7月畢業。畢業時被評為優等生,獲得院長劉伯承的嘉獎令。


魯瑞林畢業之后,任西南軍區公安司令員、西南軍區副參謀長、涼山地區工委書記。成立涼山工委時,把四川的樂山、云南的昭通、西康的昭覽等地,歸涼山工委統一領導。工委為安定地方秩序,加強民族團結,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曾受到西南局的表揚。1955年,西南軍區撤銷,瑞林調任昆明軍區副司令員兼參謀長。昆明為我國西南重鎮,外事往來較多。瑞林協助昆明軍區秦基偉司令員,恪守原則,從容應付,人多稱其穩練。他在昆明軍區連續工作20多年,負責邊防戰備,認真執行了中央的援越抗美政策。1967年,瑞林任昆明軍區黨委副書記、云南省委書記、云南省革命委員會副主任。1972年轉任貴州省委第一書記、貴州省革命委員會主任。


1969年和1973年,瑞林先后當選為中國共產黨第九屆、第十屆中央委員會委員和第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1977年月,瑞林調任廣州軍區副司令員,后任顧問。1978年參加中央黨校學習。雖年逾古稀,但精神不減,仍保持著黨的優良傳統,為培養后生,撰寫革命回憶錄,進行著不懈的努力。


魯瑞林將軍雖身居要職,但他一直保持著革命本色,他的兒子魯五一回憶他的幾個小故事,是他人格魅力的真實再現。


深情回憶彰顯人格


據魯瑞林長子魯五一回憶,他曾經和魯瑞林同志提出過想改名字,覺得“五一”這個名字有點兒幼稚,魯瑞林沒有同意。那時候我才知道這名字大有來歷:1945年5月1日晚上,太行軍區文工團舉行慶祝五一國際勞動節演出,彭德懷、劉伯承、鄧小平、徐向前、賀龍等人都在場,演出結束時我正好出生,大家都來看望我這個新出生的“太行的兒子”,剛好那天是5月1日,大家提議給我取名“五一”。


據魯五一回憶:新中國成立后,他跟父親回貴州,父親指著遵義會議的那棟樓說,1935年1月召開的遵義會議,就是他的營在負責保衛工作。遵義會議是中國共產黨歷史上一個生死攸關的轉折點,在那個時候,父親在槍林彈雨中已經打出名了,組織相信他。父親一共過了五次草地。父親跟我們說,第一次過雪山草地是最艱苦的,實在是太苦了,他都懷疑自己能不能活下來。因為是收尾的殿后部隊,后有追兵圍追堵截、前面所有能吃的都沒了,連野草樹皮都沒有了,父親差一點喪命。當時部隊給他配了一匹馬,馬背上馱著文件、資料等東西,餓到不行了也不能殺馬,因為馬馱的東西人是扛不動的,也幸虧有那匹馬,它把我父親從草地上帶出來。父親當時生病,又病又餓,雙腿發軟,走不出去就只有死路一條,他迷迷糊糊拽著馬尾巴走出來,一出草地就癱倒了。


魯瑞林同志由于文化程度低,129師師長劉伯承親自要求他好好學文化,并耐心地教給他具體學習辦法。劉伯承說:一個是每天寫日記,把經歷的重要事情、感受記下來,可以備忘,還可以鍛煉思想的條理化,提高寫作能力;一個是多讀書,先堅持看完《水滸傳》、《老殘游記》和《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這叁本書,逐漸養成讀書習慣,從讀書中吸取營養,豐富自己;再一個是經常總結工作經驗,寫工作總結。他打了個比喻說:經驗好似一堆零散的錢,理論好似一根錢串子;用理論把經驗總結出來,條理化,就像用錢串子把零散的錢串了起來,好拿好用。正是嚴格要求,使他退休后撰寫了《從馬夫到將軍》和《西南三十年》兩部長篇革命回憶錄,出版的費用都是自己的積蓄和子女們資助的,沒向組織要一分錢。


魯瑞林將軍將革命事業看得高于一切,對金錢和財富淡然處之。在長征中他擔任六軍團供給部政委,這期間發生了“五百銀元事件”。一次,他帶著500塊銀元,和一位秘書一起進城給部隊買鞋。當時,這筆錢可不是小數目。剛進城,城門口有國民黨官兵把守,秘書膽小不敢進,他就先進去了。沒想到這位秘書不僅沒進城,還跑回部隊說父親帶著錢跑了,于是部隊就發通緝令,說是見到我父親就一定要抓起來。


但他對此完全不知情,他進城找到一家賣鞋的老板跟人砍價,老板主動提出要給回扣,被我他拒絕,然后帶著一大車鞋運回部隊。回到部隊,他去找蕭克匯報,蕭克見到他很驚訝,“你不是跑了嗎?怎么又回來了?”


當他把買鞋經過匯報完畢,真相大白,他被記了一功。


                               (本文為《臨夏歷史人物叢書》所寫內容)


責任編輯:馬少華

發表評論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網站簡介 |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 媒體矩陣|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6201018ICP備案號:隴ICP備12000652號主辦單位:甘肅臨夏民族日報社
地址:甘肅省臨夏市紅園路42號郵編:731100電話:(0930)6219348傳真:(0930)6212232
Copyright2009-2010 中國臨夏網 www.chinal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西快乐10分走势图